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海南体育彩票4十1

海南体育彩票4十1 -> 都市言情 -> 海南体育彩票4十1

七星彩预测最准十专家:章节目录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首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生活太乏味就看看书,人生太苦闷也看看书,开心也来,烦恼也上 ==

    一边谈事一边乐

    刘海瑞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身下的吴敏带着醉意的放浪表情,尤其是在将她推向快乐的巅峰时,她竟然紧紧抱着他的腰杆,嘴里呻吟着喊他:“老公,快……我不行了……操我……比比好痒……快一点……”

    瞬间,心理上的莫大刺激就让一向以持久著称的刘海瑞有些坚持不住了,小腹部里好像有一个大火球,滚烫着就要发射出来一样。好比酒泉发射塔下数秒的火箭。

    他一边加快轰炸的节奏,一边咬紧牙关含糊的说道:“吴姐,我要爆发了,我能射进去吗?”

    正在持续高氵朝中的吴敏,满脸潮红,娇喘吁吁地说道:“你如果能给……姐生一个当儿子,你不怕别人说……你射进去吧?!?br />
    刘海瑞听吴姐的意思肯定是不行,就猥琐的笑了笑说道:“那还是算了吧?!?br />
    吴敏娇喘吁吁地说道:“那就别冒险了?!?br />
    随着刘海瑞的持续狂轰滥炸和吴敏配合的晃动,很快刘海瑞就感到小腹部一阵的发紧,好像有一匹野马在草原上狂奔,刚开始他还能拽住马缰绳,控制住它前进的速度,后来不行了,这脱缰的野马只想跑出来。

    紧接着,宝贝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持续几秒的**过后,刘海瑞才从吴敏那****的柔软娇躯翻身下来,沉沉的仰躺在吴敏身边,喘着粗气一动也不动一下,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了,看着刘海瑞事后那满头大汗的样子,吴敏妖媚的白了他一眼,还是她挣扎着爬起来下床去卫生间找了一卷纸巾,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了两个人留在雪白床单上的一滩‘杰作’。

    “干完坏事了,就躺着不动了???”吴敏擦干净了自己的下面,又用卫生纸小心翼翼的帮刘海瑞清理着那个依旧傲然挺立的宝贝,带着一丝醉意媚笑着调侃他。

    刘海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春风得意地看着吴敏,坏笑着说道:“难不成吴姐你满足?”

    “是呀,还没满足呢?!蔽饷舫逅牡匾恍λ档?。

    “呵呵,看来男人是牛,女人是地,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梨坏的地啊?!绷鹾H鹂吹轿饨慊故且桓币庥涛淳〉难?,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吴敏妖媚的笑了笑,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突然就慢慢的俯下身去,将脸蛋朝着刘海瑞那男人的原野埋去,性感柔嫩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慢慢的将刘海瑞版硬板软的宝贝含了进去。

    顿时一阵温热湿滑的感觉包裹感沿着尘根传来,迅速的掠过了刘海瑞的中枢神经,让他全身不由得为之一振,肌肉紧绷,看着美女副市长带着一丝还未完全消退的醉意趴在自己的下面‘吧唧吧唧’的起伏吞吐着,那种骚劲儿让刘海瑞觉得很是带劲儿,不一会儿就感觉宝贝硬的像是一根滚烫的铁棒一样,快要到了即将爆裂的边缘,他忍不住双手抱着吴敏的脑袋用力的往下按了几下,硕大的宝贝就完全没入在了她的口腔中,由于涌入的太深,搞得吴敏差点呕吐起来,一边干呕着,一边憋得她直翻白眼……

    “呕……呕……”吴敏实在是受不了刘海瑞的粗暴了,那玩意儿差点捅进了她的喉咙里,一阵干呕,挣扎着抬起头,呛得她满面通红,眼泪都快留下来了,嘴角挂着一丝丝的口水,那神态看上去是那么的**不羁。

    在一阵干呕后,就见她直接骑坐在了刘海瑞的身上,一只小手扶住了刘海瑞那沾满口水坚硬如铁的大家伙,一只手轻轻分开自己的秘密花园,然后小心翼翼的套坐了下去。

    随着宝贝的深入填充,吴敏微微皱起了一双秀眉,翻着白眼,脸上荡漾起了无比享受的表情,直到……直到完全将刘海瑞的宝贝吸收到自己的秘密花园之中,双手撑在刘海瑞的胸前,开始卖力的上下摆动了起来,那肥美丰满的大屁股一下一下有力的拍打在刘海瑞的下面,发出了清脆的‘啪啪声’,伴随着吴敏那越来越**不羁的吟声,构成了一曲令人**的乐章。

    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快速上下起伏,狂甩屁股、胸前两只丰满的大白兔也随着身子的癫狂而上下跳跃的美女副市长,那个风骚又狂热的劲儿简直让刘海瑞差点奔溃,他干脆就逆来顺受的躺在床上,任由吴敏在上面摆动着乳涛臀浪来索取着……

    这一次,刘海瑞坚持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左右,随着吴敏突然疯狂的叫着‘我不行了……我……我丢了……啊啊啊……’的一阵狂叫,以及她那肥大富有弹性的臀部的研磨和甩动,刘海瑞的坚持也抵达了极点,在吴敏屁股但画着圈的研磨中,终于是头皮一麻,一阵火热冲出了小腹,就在那千钧一发的一瞬间,刘海瑞用力的想推开吴敏,以免给她会中上,谁知吴敏像是知道他在怕什么,反而更加用力的将屁股往下压着,几乎是将刘海瑞这又长又大的家伙完全吞了那柔嫩奇妙层层叠叠的秘洞之中,在那层层叠叠的嫩肉夹击收缩的刺激下,刘海瑞精关大开,已经顾不上太多,全身哆嗦着打了一个冷颤,将滚烫的岩浆深深的注入了吴敏的体内,两个人大汗淋漓的紧紧抱在一起,一直到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刘海瑞这才睁开眼睛,捧着吴敏那火辣辣的脸蛋,有些心有余悸地说道:“吴姐,全射进去了,你不怕怀孕???”

    吴敏娇喘吁吁地说道:“怕什么呢,一会儿下去买点药吃就行了?!?br />
    刘海瑞听到吴敏这么说,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接着吴敏从他身上翻下来,侧躺在一旁,冲他暧昧的笑了笑,说道:“你和姐在一起做舒服点,还是和你老婆在一起做舒服一点?”

    刘海瑞怎么也没想到吴姐会问他这个问题,只有他在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为了满足自尊心,往往会问她们,是自己厉害还是她们的老公厉害,没想到女人原来和男人一样,也是渴望得到对方的肯定和赞扬的?!暗比皇呛湍阍谝黄鹱鍪娣??!绷鹾H鹱匀皇切γ忻械穆懔宋饷粝M玫降幕卮?。

    “真的吗?”吴敏翻过身来,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海瑞,“为什么呢?”

    “为什么?”刘海瑞翻着眼珠摸了摸下巴,看着吴敏那充满期待的火红的脸蛋,摇摇头笑眯眯地说道:“这个我还真说不上个一二三呢?!?br />
    吴敏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是不是觉得姐和你做爱的时候要更骚一点呢?”

    刘海瑞坏笑着点了点头,对吴敏的自我评价表示认同。

    吴敏依旧是一副暧昧的表情,接着问道:“那你觉得做爱的时候骚一点是好还是不好?”

    “肯定是好了啊?!绷鹾H鹦γ忻械牡懔说阃?。

    “你们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外面要保守的跟贞洁烈妇一样,回到家到了床上,又要跟潘金莲一样骚,是不是呢?”吴敏到底是过来人,很了解男人理想中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

    “女人还不是一样嘛?!绷鹾H鸷俸俚男α诵?,然后转移了话题,笑眯眯地看着余韵未了的吴敏问道:“吴姐,你找我来不会是就是为了讨论这些吧?”

    “肯定不是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了???”吴敏有些不满的白了一眼刘海瑞,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想给你说什么来着?哦对,就是上午开会的事儿,你做的有点太过了,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会议上呛人家张市长呢?你好歹也让人家把话讲完,轮到你发表意见的时候你再讲话嘛,就这么硬生生的打断人家张市长的讲话,你觉得你这样做合适吗?”

    br />

    被吴敏披头盖地一通批评,刘海瑞有些不太认同吴敏的指责,他说道:“那张市长也不能那样啊,没什么说的了,就拿人家杨书记的病说事儿,人家杨书记能不能回来工作还不知道呢,他现在就开始给自己大唱赞歌,当着那么多人面贬低杨书记,这不是小人的作风吗。吴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张市长那样的卑劣行为了?!?br />
    吴敏见刘海瑞还是一副不思悔改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呀,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干什么事儿别太冲动,就算你看不惯,你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他叫板啊,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是不是觉得在那么多人面前和张市长叫板,大家会觉得你很厉害很威风?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一个区委书记,人家张市长要和你斗,你根本斗不过他的。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对你成见很大,你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和他叫板,我看你真是有点不知道好歹了,防汛资金的事情上他是不是为难你了?你看看,这下倒好,你还去惹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你这样只会给自己今后的工作带来麻烦?!?br />
    “可是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张市长的作风,人家杨书记现在只是生病住院着,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张市长就专门开会拿杨书记的病来说事儿,这是什么意思???唯恐天下不乱吗?”刘海瑞皱着眉头狡辩着说道,“我真是有点看不下去了,杨书记现在不在,市委市政府需要的是把工作干好,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制造混乱,张德旺他是市长,就应该做好市长应该做的事情,不是煽风点火制造混乱?!?br />
    吴敏看到刘海瑞像是有点听不进去自己的话,就横着秀眉,有点生气地说道:“怎么了?姐给你说这些你还不愿意了???姐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看清楚现在的形势,张市长为什么会开会说这些事儿?杨书记现在的病虽然不是什么绝症,但是中风这种病很难完全康复的,想再回到岗位上来很困难的,你想想看,如果杨书记不能继续主持市委的工作了,那省里面是不是会想着重新物色杨书记的替代人???谁最有可能替代杨书记?”

    刘海瑞看着吴姐那沉着的表情,眨了眨眼睛,故意猜疑着说道:“吴姐你的意思是张市长有这方面的想法?”

    “张市长早都有这个想法了,这些年他和杨书记的关系一直处于貌合神离的状态,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了这样的机会,他能放过吗?”吴敏发出了一连串的反问,“姐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些,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你好,张市长现在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他如果真的被上面任命为市委书记了,市里还有谁能保得住你?以他的为人,肯定会找你秋后算账的,你的脾气是得好好改一改的,怎么那么冲动呢,你今天在会上和张市长当面呛,弄得他下不来,这心里肯定对你颇有怨言的……”

    刘海瑞看到吴姐那忧心忡忡的样子,缓和了语气温柔地说道:“吴姐,我知道你是对我好,那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br />
    “必须得注意点了,最近这段时间老实点,不要和市委的领导走得太近了?!蔽饷籼嵝炎潘档?。

    刘海瑞点了点头,突然一阵尿意袭来,摁灭了烟头就光着身子下床钻进了卫生间里去放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吴敏的声音:“小刘,你的手机响了?!?br />
    “谁???”刘海瑞打了个尿颤,打开卫生间门一边走出去,一边冲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吴敏问道,“是不是露露的?”

    吴敏侧过身子从床头柜上抓起刘海瑞的手机一看,就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不是,是杨美霞的?!?br />
    杨美霞的?刘海瑞有些纳闷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上前去从吴敏的手里接过手机,接着对她紧张兮兮的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出声,见吴敏不屑一顾的翻了个白眼转过了身去,刘海瑞这才按下了接听键,换了一副口吻,笑呵呵地说道:“喂,美霞啊,找我有事儿吗?”

    “喂,刘海瑞,我听我妈说你中午那会儿来医院了?”电话里杨美霞的语气听着很温柔,很显然,对于刘海瑞中午来医院看望父亲杨天宇怀着一丝感激之心。

    刘海瑞呵呵笑了笑说道:“嗯,中午没事儿过去看了一下杨书记,杨书记现在怎么样?”

    “没什么事儿,还是老样子,我想问一下,你给我妈说你认识一个老中医,医术很高明是吗?”杨美霞说到了打电话过来的正题上。

    “是啊,那是个老神医,挺有两下子的?!绷鹾H鸬阕磐匪档?。

    “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过去找找他吧?让他给我爸看看,看能不能治好?”现在省人民医院对中风这种怪病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治疗效果,杨美霞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了刘海瑞身上了。

    “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呢,不过最近我手头工作比较忙,等过几天吧,我忙完了这段时间,我再带你去找那个老神医吧,你看怎么样?”刘海瑞想了想说道。

    杨美霞说道:“那好吧,等你忙完了再说吧?!?br />
    “那行,那啥,我现在还有点事儿,先不和你说了啊?!绷鹾H鸾沧诺缁?,看到吴敏正躺在床上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就赶紧挂了电话。

    “你还和人家美霞联系着?”等刘海瑞挂了电话,吴敏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们两现在都结婚了,没什么事儿别联系了,万一让那个范成权知道了,有你好看的?!?br />
    “那吴姐你不也和我那个啥着嘛?!绷鹾H鸱畔率只?,在床边坐下来,笑眯眯地说道。

    吴敏见刘海瑞拿她的话不当回事儿,瞪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别拿姐的话当耳边风,姐这都是给你说正经的呢,姐和美霞不一样,美霞人家有家庭,有丈夫,你现在也结婚了,有老婆,你们两个都是有家室的人,这样继续纠缠下去,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姐现在离婚了,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再说姐也不是小女孩了,不会纠缠你的?!?br />
    刘海瑞知道吴姐这是在忠告自己,他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是说点正事儿而已?!?br />
    “说正事儿?你和美霞之间还能有什么正事呢?”吴敏饶有兴致地看着刘海瑞问道。

    刘海瑞琢磨了一下,他对吴敏还是很信任的,干脆就将找老神医给市委书记杨天宇治病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吴敏对他的想法没发表什么看法,她现在是副市长,和张德旺与杨天宇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不想掺合进两个人的****中。

    “怎么了?是不是吃醋了?”看到吴姐沉默不语若有所思的样子,刘海瑞俯下身来笑眯眯地冲吴敏问道。

    “我吃什么醋呢,我又不是你老婆?!蔽饷舨恍家还说陌琢艘谎哿鹾H?,接着从床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说道:“我洗个澡去,折腾了一下午了,你也早点回去?!彼底呕?,就赤裸着那光洁滑腻的曼妙**从床上下来,一件一件的捡起剥落在床上的衣服穿上,拢了拢凌乱的长发,扭着大屁股朝着卫生间走去了。

    刘海瑞看着吴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再看看那白嫩圆润的挺**部,随着走路的姿势一下一下的微微颤动着,立即就有点心神荡漾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就站起来走上前去,在她进入卫生间之前从后面抱住了她,两只大手直接握住了那一对挺耸的饱满,一边轻柔的揉搓着,一边将嘴巴凑到她的耳根,笑眯眯地说道:“吴姐你急什么呢?”

    吴敏回过头来看了看刘海瑞那色迷迷的样子,暧昧的笑了笑,说道:“我看你最近是饿坏了吧?是不是露露怀孕了,现在拿到来当替代品???”

    “是饿坏了?!绷鹾H鸷裱瘴蕹艿暮俸傩ψ潘档?,“吴姐你就让

    我好好吃饱一次呗?!?br />
    “这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蔽饷艚棵牡男α诵?,对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说,不怕男人行,就怕男人不行,尽管已经和刘海瑞折腾了两次了,但再来一次,对她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咱们检验一下就知道了?!绷鹾H鸷裱瘴蕹艿幕敌ψ?,就抱在怀中的吴敏转过身来,让她面对着自己,随即将大嘴巴贴上了她那红润的香唇,两个人嘴唇就如同加工精细的明代家具一样紧紧镶嵌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索取着。

    一阵热吻之后,吴敏推开了刘海瑞,说道:“身上脏兮兮的,我先个洗澡去?!彼低?,转身走向了房间的卫生间。

    刘海瑞这才松开她,笑眯眯地回到沙发上坐下来,猥琐的笑着,搓了搓双手,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吴敏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冲刘海瑞暧昧地笑着说道:“要不我们一起洗吧?”

    刘海瑞自然不会拒绝,立即点头同意,摁灭了刚吸了一口的烟,笑眯眯的起身跟在吴敏的身后走进浴室。

    走进浴室后,吴敏当着刘海瑞的面,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服,似乎在做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一点也不忸怩,甚至说有些放浪。

    不一会儿,一具光洁细腻、白皙诱人、丰满圆润的女性娇躯完全呈现在刘海瑞的面前,那高耸坚挺的大白兔,那光洁白皙的小腹,雪白滚圆的双腿,已经两腿间那片暗褐色的隐秘处完全映入刘海瑞的眼帘。

    虽然对于吴敏的身体构造已经是了如指掌,可是由于她身为副市长的这个特殊身份,这样一件一件剥落衣服的过程,却还是让刘海瑞心里一颤,心跳随之加速,双眼紧紧盯在了美女副市长的身上,一刻也不想离开。

    在刘海瑞火辣目光的注视下,吴敏双臂一字伸开,持续不断地在刘海瑞面前扭动着她那丰满的臀部,一边扭摆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骨,一边向刘海瑞抛来妩媚一瞥,那意思十分明显,仿佛在对刘海瑞说:来吧,我们一起洗,洗完后你就可以干你想干的事情了……

    男人嘛,本来就是一副色骨头,遇见主动献身的女人几乎没有不动心的?越女无数,天性好色的刘海瑞自然也不例外,与吴敏之间相处了这么多年,这种秘密关系也保持了好几年,和她在一起干坏事儿,刘海瑞用不得担心什么,完全可以放开了手脚去干,不用有任何顾虑。

    就在这时候,吴敏伸手打开了淋水器,温热的洗澡水喷洒在她那娇艳迷人、光洁白皙、丰满圆润的躯体上。吴敏的皮肤保养的很好,那白嫩圆润,蛊人心性的躯体好似一团棉花,在浴水的沁润下,更显的娇艳欲滴。

    刘海瑞一下子就被这个美女副市长的身体吸引住了,血流开始加剧,心跳开始加速,呼吸随之变得急促起来,不知不觉间,下身就像一门大炮的炮弹一样,缓缓地抬起了头。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涌动的原始情欲,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卫生间里面。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美女副市长那裸露的侗体透露着娇嗔妩媚,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刘海瑞。漆黑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一丝妩媚诱人的红润。

    吴敏雪白的脖颈下面,两个深深地肩窝把锁骨显示成秀美的轮廓,下面却妙到极处的闪现出两团雪白的丰隆,那上面两点小小的、樱桃般的、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小点点如同激光般瞬间穿透了刘海瑞的神经!此时的她,一边用手搓揉着自己的两个宝贝,一边扭动着自己白皙、娇嫩的身子。这让刘海瑞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美女副市长正在诱惑自己。他再也把持不住自己,冲了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吴敏,厚实的双唇紧紧的堵上了女人红润而性感的小嘴唇……

    吴敏立刻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吟。刘海瑞感觉她的娇躯火热柔软,伴随着强烈的体香。吴敏被刘海瑞这么粗鲁的相抱、热吻,整个人一下子就变的发浪。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在微微的颤抖着,白莲藕一般的手臂紧紧的揽上了刘海瑞的脖子,一边迎合着刘海瑞厚实性感的唇,一边痴狂的吮吸着。

    在吴敏的娇吟中,刘海瑞腾出一只手伸向了女人的胸部。

    吴敏被刘海瑞大手粗鲁的一碰,整个身子立刻就软了几分,伴随着另一声的娇嗔。这期间,他们的嘴唇始终没有分开过一秒钟。

    刘海瑞一边品咂着吴敏丁香一样的舌尖,一边张开双手托住了她那柔弱的身子。

    “啊……”女人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身子水蛇一样扭动着,再也忍受不住了。她把刘海瑞的头深深的按进了自己的胸部,一股香味立刻就阻塞了刘海瑞的呼吸。

    刘海瑞使劲吮吸着这个美女副市长的宝贝,使得她再一次得到满足,整个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四十多岁的女人,身子骨那是相当的敏感,被刘海瑞这么狠很的一阵子爱抚,身子扭动的幅度跟她双手动作的幅度都越来越夸张,但是,好似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让她不能尽兴一样,她的叫喊声越来越急躁,那让刘海瑞听的血脉喷张……

    眼下,只有刘海瑞可以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她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刘海瑞。两个光滑的肉体互相紧贴着。随着水流,他们轻轻地晃动着,她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把他蹭得痒痒的,使他感到一阵有一阵的冲动,下身急速地肿胀起来,直挺挺地顶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恰好顶在杂草丛生的私密处。

    吴敏感觉到了刘海瑞的‘强大’,这才移开嘴唇,轻声在刘海瑞的耳边呢哺着:“还想要姐吗?”

    刘海瑞没有说话,只是两只眼睛充满火焰的看着怀中这个女人,又一次伸出手,捧起她俏丽红润的脸,温柔地吻着她的脸。

    吴敏那温润的香舌轻轻地搅动着刘海瑞的肟际,触动着刘海瑞的舌尖,她那双柔软的小手,缓缓地在刘海瑞的身上移动着,摩挲着,最后竟然伸进了刘海瑞的两腿之间,轻轻握住刘海瑞那位剑拔弩张的小弟弟……

    再也坚持不住了,刘海瑞猛的抱起吴敏就走出了卫生间,见她放在了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

    吴敏这个时候就像是一条美人蛇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赤裸的**在刘海瑞面前展露无遗。

    此时吴敏那种温柔的表情,那种**的睡姿,使刘海瑞想起了某本外国画报上的俊美女人,女人的脸庞、乳房、小腹、臀部和双腿,无一不是那般秀美而诱人。她那光洁的皮肤,洁净如一,毫无瑕疵,闪烁着一种瓷釉般的光泽。几滴晶莹的水珠,随着呼吸,在她胸部滑动着。

    “宝……宝贝……亲……亲我……”她缓缓睁开眼,双眼直视刘海瑞,眼神中透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似乎隐含着无限的允诺,并拿开交叉在胸前的双手,舒展开来,紧接着,她那双浓黑、高挑的弯眉,迷人地抖动一下,随之,又闭上了双眼。

    看到这一切,刘海瑞突然觉得,体内那股燃烧着地火焰跳跃起来,飞速掠过他周身的血管。他心跳的更加厉害,种种念头排山倒海般在他脑海中来回旋转着,一股压倒理智的欲望,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迫不及待的俯下身子,压在了吴敏的身上……

    吴敏那两条修长白嫩的**自然的向两边分开,刘海瑞硬挺火热的小弟弟碰触到吴敏大腿根部的皮肤。

    吴敏能清晰的感觉到刘海瑞小弟弟的坚硬和粗大,心里微微一颤,抬起双臂抱住了刘海瑞的脖子,微微闭着双眼,努起粉红精致的嘴唇等待着刘海瑞的亲吻。

    &

    nbsp;   从最近的角度看着美女副市长妩媚的脸庞,刘海瑞清楚地闻到她的脸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大大的眼睛微微的闭着,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显示着内心的一点点紧张,精巧的鼻子小小直直透着一种艺术品的精致,圆润的瓜子脸嫩白中透着一丝绯红,粉红柔软的嘴唇有着清晰柔和的唇线。

    刘海瑞不断的吻着吴姐的秀发,额头,鼻子,脸蛋,终于把嘴唇印在她颤抖柔软的红唇上,从她的红唇一路下滑,最后吻到她胸前,不时的舔一下娇小的乳头,忽然张嘴含住了她的乳头,吮吸和用舌头舔唆着,女人身体微微弓起,扭动了一下身子,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双手抚摸着刘海瑞的头发。

    刘海瑞过了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吴敏大白兔上的小突起,手还在揉搓着那丰满和坚挺的兔子,嘴唇亲吻着她细嫩平坦的小腹,慢慢向下移去……

    火热的嘴唇让吴敏浑身不时的有一种颤栗,随之发出尖利的呻吟声。在吴敏的呻吟声中,刘海瑞的手划过她的坚挺高耸的乳房和光洁白皙小腹,划过黝黑浓密的茫茫草地,伸向了她的双腿之间……

    这个时候,吴敏的双腿间的隐秘处已经是水汪汪滑唧唧的一片……

    吴敏好象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有眼前这个同样**裸的小男人,心中的感觉仿佛只有一个,就是好需要好需要男人的粗硬和坚挺的身体,她半睁开妩媚的杏眼,呢喃的说着:“来啊,来……”

    刘海瑞当然明白吴姐的意思,抬起身双手支在她头的两侧,下身硬硬的顶在了她两腿间温润火热的秘密花园上……

    那种饱满、充实、火热、坚挺、麻酥,让吴敏达到快乐的巅峰,发出一声欢快的呻吟,如久旱的禾苗得到了甘霖。身子还在那里扭动着,想要找到一个最合适的角度和深度。

    刘海瑞看着吴姐一双大胸上下涌动出了汹涌的波涛,浑身上下着了火似的,动作变得更加凶猛起来。随着刘海瑞由慢到快,由浅及深的抽插,吴敏的叫声也一声高过一声,一浪超过一浪,听起来很是刺激。

    吴敏的尖叫极大地刺激了刘海瑞,他双手紧紧抱了她的细腰,**的速度更加迅速,撞击的力度更加有力,深度也是一次比一次深……

    吴敏的身子就像被一下下压缩的弹簧,在猛烈的冲刺中突然爆发了。她身子大幅度地抽搐着,豪不控制地大叫起来“啊……啊……啊……”

    或许是纵情过度,一阵阵跌宕起伏之后,两人双双跌倒在酒店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疲惫不堪地沉沉睡去……

    “昨日一去不复回哦也,开心比什么都贵,覆水不能再收回哦也,桃花谢了有玫瑰,人生几十年总会有风雨来陪,潇潇洒洒赴会今不醉不归,往事后不后悔慢慢去体会,此刻朋友这杯酒最珍贵,快把酒满上干了这杯大声歌唱,好朋友好朋友今宵多欢畅,理想改变了我们的模,也让我懂得了要珍惜朋友的肩膀……”或许是下午折腾的太厉害了,电话铃声响了好长一段时间,刘海瑞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听着从房间里某个角落里传来的歌声,他下意识的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这样的手机铃声,那看样子只能是吴敏的手机了,于是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走到茶几前,打开吴敏的皮包,从里面掏出了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一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刘海瑞就皱起了眉头,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正是市长张德旺打来的。

    刘海瑞握着手机迟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摇了摇还在沉睡中的吴敏,“吴姐,吴姐,醒醒……”

    “哎呀,再让我睡会儿,好累啊……”吴敏显然是没有听见手机在响,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说着话,就拨开刘海瑞的手,翻了个身,留给了他一个光洁性感的玉背。

    “你电话响呢?!绷鹾H鹪诖巫プ潘母觳惨槐咭』巫乓槐咛嵝训?。

    “谁呀?”吴敏一边翻过身来,一边懒洋洋地问道。

    “张市长的?!绷鹾H鸹卮鸬?。

    当听到刘海瑞的回答后,吴敏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刘海瑞,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从他手里拿过了手机,接着向他虚了一声,示意不要出声,等刘海瑞点了点头后,才摁下了接听键,立即变了一个人一样,笑盈盈地说道:“喂,张市长,您找我???”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呢?”电话那端,张德旺对吴敏这么长时间才接通电话感到有些不满。

    吴敏找了个借口解释着说道:“刚才没听见,张市长您找我有事儿吗?”

    “这样的,晚上我和朱省长要吃个饭,你也一起过来吧?!闭诺峦得髁舜虻缁肮吹哪康?。

    “我……我还是不去了吧?您和朱省长吃饭,我去了也不好?!蔽饷粑竦耐拼堑?,中午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会儿脑袋才稍微清醒一些,她实在有些受不了。

    “你就不要推辞了,晚上就我和张市长两个人,你过来陪一下朱省长,和朱省长一起吃饭的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你可别辜负了我的一片好意啊?!闭诺峦岢秩梦饷艄?,“也就是让你作陪一下,市府里也没有别的女领导了,你过来调节一下气氛,不要再推辞了,七点半,湘里人家,包间我已经订好了,你准时赶过来?!?br />
    张德旺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就像是给吴敏下达一个命令一样,尽管吴敏不想过去,但是张德旺的态度这么坚决,她不得不过去,只好勉强的同意了:“那好吧,不过张市长我可提前说一声啊,中午我喝的有点多,这会儿脑袋还有点晕呼呼的,陪你们吃饭可以,但是我可喝不了酒了啊?!?br />
    “行,等你过来再说吧?!闭诺峦鹩α宋饷舻囊?。

    “那好吧,我到时候过去就是了?!蔽饷裘闱康拇鹩Φ?。

    等吴敏一挂了电话,刘海瑞就眨着大眼睛问道:“张市长让你陪他们吃饭?”他已经听到了张德旺在电话里说的话。

    “嗯?!蔽饷粑弈蔚牡懔说阃?,“他和朱省长吃饭,叫我过去作陪?!?br />
    “那好啊,这说明人家张市长器重你嘛?!绷鹾H鸬髻┝艘痪湮饷?。

    吴敏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不需要别人器重,我干好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彼底呕?,从床上抓起衣服一件一件往身上套着,不一会穿好衣服,下床去卫生间里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又摇身一变成了高贵典雅的美女副市长。

    “这就要走了?”刘海瑞看到吴姐穿戴整齐恢复了常态,眨着眼睛问道。

    吴敏看了看手表,点点头说道:“七点半要过去,现在已经六点半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别等着露露查岗怀疑你?!?br />
    刘海瑞看看外面的天色还大亮,不过时间却不早了,下午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也吃饱了,就没有再挽留吴敏,目送着她挎着包离开后,躺在床上吸了一支烟,下床去卫生间里泡了个热水澡,也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酒店,驱车往城南的家里驶去。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一打开客厅的门,刘海瑞就习惯性的喊了一句:“老婆,我回来啦?!彼底呕?,这才发现娇妻金露露正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在接电话。

    刘海瑞关上门走上前去在沙发上坐下来,一边看着金露露接

    电话,一边拿起??仄魈胶游魇∫惶?。

    “给?!苯鹇堵锻蝗唤只莞肆鹾H?。

    刘海瑞有些纳闷的问道:“谁呀?”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岚姐,要不然娇妻怎么会让他接电话呢?

    “爸的?!苯鹇堵痘卮鸬?。

    刘海瑞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接过手机放在耳边,毕恭毕敬地说道:“爸,是我?!?br />
    “小刘啊,下班回来了啊?!钡缁袄锎戳嗽栏附鹗榧堑纳?。

    “嗯,刚回来?!绷鹾H鸨瞎П暇吹幕卮鸬?,“爸,您有什么事吗?”他心里这个时候有点担心,生怕是娇妻金露露找岳父说他的坏话了,这几天他又有点不着家门,每天下班很晚才回来。

    “嗯,小刘啊,区里的工作是不是最近面临一些困难?”金书记问道,“我今天听天宇同志给我打电话说了,说是防汛资金现在不到位,市里一直不给你们解决,有这回事儿吗?”

    刘海瑞一听岳父说到了防汛资金,就连忙说道:“有,有这回事儿,区里的情况爸您也知道,财政上支持有限,现在汉雍秃诤铀库的安全隐患都比较大,在下次强降雨来临前,区里想把这些安全隐患都排除了,现在防汛资金的缺口很大,区里给市财政局打了资金申请报告,我也找过张市长好几次了,可市里现在就是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金书记听了刘海瑞的汇报后,说道:“天宇同志今天在电话里给我说这个事儿了,天宇同志现在生病住院,这些事情他也不能亲自解决,市里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这样吧,这个事情我会尽快出面解决的,你也用不着太担心,多抽点时间陪陪露露,她刚才还在电话里给我诉苦呢,说你每天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他,工作忙好一点,但是不能只顾着工作不要家庭了,你和露露才结婚没多久,一定要搞好夫妻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露露现在还怀孕着呢,多抽点时间陪陪她?!?br />
    “嗯,爸,我知道,最近也的确是因为防汛资金的事情弄得我有点头疼,忙过了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多抽时间好好陪陪露露的,您和我妈就不用担心了,我一定会照顾好露露的?!绷鹾H鹪诘缁袄锵蛟栏附鹗榧橇⑾铝司钭?,说着话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金露露,就见她那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嗯,那就好,防汛资金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我会帮你解决的,现在防汛工作是咱们整个河西省工作安排中的重中之重,市里那边我会要求他们尽快落实防汛资金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苯鹗榧撬档?。

    有了岳父金书记这句话,刘海瑞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因为在他看来,市长张德旺那老东西就算再想刁难他,市里的领导没法和他抗衡,现在省委书记出面说这事儿,恐怕他张德旺也不敢造次吧!

    和金书记在电话里聊了两句,保姆王姐已经做好了晚饭,招呼和小两口吃饭,刘海瑞和金书记聊了两句,说了一些注意身体之类的客套话,随即就挂了电话,和娇妻一起过去坐下来吃晚饭。

    由于下午在酒店里和吴敏疯狂了整整一下午,精力消耗过度,刘海瑞的胃口大开,一连吃了三碗米饭,拍了拍圆鼓鼓的肚皮,一脸满足地说道:“好饱??!”

    “你还拍什么拍???有我的肚子大嘛?!苯鹇堵犊吹搅鹾H鹈潘窃补墓牡亩瞧じ锌?,就笑嘻嘻地问道。

    “那还真没有?!绷鹾H鹂醋沤科弈窃补墓牡亩亲?,笑眯眯地说道。

    小两口回到客厅里坐下来一边聊天,刘海瑞一边看完了这天的河西省天气预报,折腾了一下午,感觉有点累,早早就和娇妻上楼回到了房间里。

    躺在床上,金露露就将将身子依偎在刘海瑞的怀里,笑嘻嘻地说道:“老公,我最近都能感觉宝宝在肚子里踢我呢?!?br />
    “是吗?”刘海瑞眨着眼睛看着娇妻,觉得她有些夸张了,这才不到五个月呢。

    “真的,不信你听听?!苯鹇堵兑涣橙险娴厮档?。

    于是刘海瑞饶有兴致的将起身将脸小心翼翼的贴在娇妻那圆鼓鼓的肚皮上,听了好一阵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还别说,他还真听到了娇妻的肚子里有细微的动静,“真的啊,我听见了?!?br />
    “听见什么了?”金露露欣喜地问道。

    “听见叫爸爸了?!绷鹾H鹚底呕肮笮α似鹄?。

    金露露也被他的玩笑话给逗得笑开了花,小两口躺在床上打情骂俏了好一阵子,这才熄灭灯睡去了。

    看着怀中熟睡的娇妻,刘海瑞又习惯性的内疚了起来,在结婚之前,他从来不会在和别的女人亲热之后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婚后每次和金露露之外的女人接触,事后他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的行为在婚后有了一个新名词——出轨。

    出轨,这个词在当今社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词语。据调查,夫妻之间有一方出轨的几率高于百分之六十八。而且男人出轨的几率占出轨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以上。

    据分析,男人出轨最多的时候也就是两个时期可能性最大,一个是所谓的七年之痒。结婚多年了,夫妻之间的激情早已经化做亲情,早日那些绵绵的情话已经不会再次提起。每天也最多就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才有点心灵与肉体的交流。其他时间,只把对方当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已。所以有些人开始背着自己的另一半在外面寻找久违的刺激。

    说完七年之痒,就不得不说第二个重要时期,这个时期就是妻子怀孕的期间。这个时间是最考验男人的时候,将近一年多的无性生活,男人很难把持住自己。有很多生活中的例子就能体现出来,我相信大家身边都有。如果立场不坚定的男人,在妻子怀孕期间很容易做出对不起妻子的事,如果立场稍微坚定的也将难免禁得住那身体原始欲望的诱惑。如果做丈夫又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的话,那这段时期对他来说将是一次非常痛苦的经历。

    很显然,在金露露怀孕这段期间,刘海瑞正处非常痛苦的时期,想想当初结婚那天,他着金露露的手走进了结婚礼堂。当主婚人问起他,是否不管贫穷与富贵。都愿意和她一生一世,永不背叛,永不分离的时候,他郑重的说出三个字,“我—愿—意?!?br />
    婚后的生活也很甜蜜,他的事业也蒸蒸日上。从不起眼的小人物到现在的区委书记。这都离不开金露露对他的关怀。每当他在工作中遇上困难时她都会伸出援助之手,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有娇妻金露露的一份功劳。就好比古人说得好,糟糠之妻不可抛。想到这些,刘海瑞在心里暗暗发誓永远不背叛她,永远不抛弃她。永远的爱她一辈子。

    看着娇妻日渐隆起的肚子,突然很是感慨,一点睡衣也没有,挺想和露露聊聊天的,于是他轻轻的摇了摇已经睡着的金露露,将嘴凑在她的耳边问道:“老婆啊,你说咱们的宝宝男的还是女的???”他一边说边摸了摸她的小肚子,虽然隆起的肚子还不算很大,但是他好象还是能感觉到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在和他打招呼。

    金露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躺在他的怀里懒洋洋地问道:“你想要男的还是女的???”

    “恩……”刘海瑞思考了下说道,“我希望是个女孩?!?br />
    “为什么???”金露露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不解地问道。

    刘海瑞看着天花板感慨地说道:“因为女

    孩比较疼爸爸?!?br />
    “哼,那我要是生了个男孩呢?”金露露见刘海瑞那得意的样子,笑了笑问道。

    “那我就把他培养成和我一样,成为一个有学问,有素质,有修养的魅力男人?!绷鹾H鸷裱瘴蕹艿男ψ潘档?。

    “算了吧,我才不让他学你呢,只知道欺负我,整个一个大色狼?!苯鹇堵端底呕坝檬制艘幌铝鹾H鸬母觳?,将他从美好的幻想中拉回到了现实。

    “我很色吗?”刘海瑞用疑问的眼光看着金露露,然后在心里自己回答着:你难道还不色吗。

    “还不色,一天到晚只知道欺负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欺负我?”金露露骄傲的抬起头,用藐视我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心里带着极大的内疚,刘海瑞忍不住一把抱住娇妻,双手就往她的胸前袭去,嬉皮笑脸地说道:“说我色,那我就色给你看?!?br />
    “住手了,你怎么当人家爸爸的?!苯鹇堵逗苷慕凶×肆鹾H鸬木俣?,两只手护住胸前阵地,挡住了他的侵犯。

    在和金露露的打情骂翘中,刘海瑞的身体早已经开始起了反应,一把抱住她,学着她撒娇道,“老婆,人家想要了嘛?!逼涫嫡飧鍪焙蛄鹾H鸬纳碜雍芷1?,可是因为内心深处的自责,让他很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她的爱。

    娇妻被他这么一说,连忙坐起身子,用一只手指指着他的鼻子,郑重的对他宣布,“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可以碰我了?!?br />
    “???为什么???”刘海瑞惊讶问道。

    “你笨啊,宝宝都几个月了,如果我们再过夫妻生活,宝宝很容易流产的?!焙芟匀?,金露露这几个月闲赋在家,学习了很多关于孕期的生理知识。

    “那我如果想要怎么办?”刘海瑞假装用很无助的眼神看着金露露问道。

    “怎么办?凉办喽!”金露露说着话,背对着他躺了下去。

    见娇妻拒绝了自己的‘非分之想’,刘海瑞在心里暗自窃喜了起来,他这个时候其实也并不想要,下午累的精疲力尽,这个时候只想好好睡一觉,晚上接到了岳父金书记的电话,说要帮自己摆平区里防汛资金短缺的问题,也就用不着再担心这个事情了,加之明天是周末,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想着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工作,也没能好好陪陪老婆,于是他从后面揽着金露露,小声说道:“爸晚上在电话里说让我抽空好好陪陪你,明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br />
    听到刘海瑞这句话,金露露顿时来了精神,转过身来欣喜若狂地笑着说道:“真的呀?我想去终南山的寺庙拜神?!?br />
    “???”刘海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金露露,“去哪儿干嘛?”

    “一是求全家人平平安安,你的能够工作顺顺利利的,二是感谢上天能赐给我们最大的礼物——孩子?!苯鹇堵缎ξ乃党隽肆礁隼碛?。

    刘海瑞听到娇妻这两条理由,心里很是感动,立即点着头说道:“没问题,我明天陪你去?!?br />
    “老公,你真好?!苯鹇堵陡咝说乇ё×肆鹾H?,小两口窃窃私语的聊着天,直到房间里归于平静。

    此时,在‘湘里人家’的包厢里,省长朱永胜和市长张德旺正在举杯对饮,吴敏陪他们吃了一会儿后,因为实在不愿意喝酒,最后就提前离开了。

    包厢里剩下了朱永胜和张德旺,两个人就毫不避讳的聊起了现在省里和市里的政局。市委书记杨天宇患了中风,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不能继续回到市委主持工作了,而张德旺作为市长和挂职副书记,自然是最有可能接替杨天宇的人选,但是在张德旺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是有利的竞争者,那就是市委常务副书记柳雪梅。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柳雪梅才会被人举报,接受省纪委的调查,不过因为柳雪梅自身素质过硬,加上金书记力保柳雪梅的态度,没能让张德旺得逞。张德旺要打败柳雪梅,以他自己的实力就得打上个问号,不过由于省长朱永胜在背后的鼎力支持,张德旺对接替杨天宇出任市委书记是势在必得,同时张德旺心里也很清楚,省长朱永胜因为一直被金书记压了一头,在省里面没什么太大的话语权,心里一直是很郁闷,怀着心照不宣的目的,两个人一拍即合,关系越走越近。

    现在包厢里没有外人,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协商着接下来的计划,张德旺计划中的第一步就是,如果不能拿下柳雪梅,就必须拿下刘海瑞,让柳雪梅这个市委常务副书记失去一个有力的基层支持,来一个釜底抽薪,因为整个市委和其他几个区委里其他人都不是张德旺担心的对象,这些人都是墙头草,尤其是在得知市委书记杨天宇那边的情况后,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站在他这边,但是在他的夺权之路上也不会起到什么阻碍作用,唯有刘海瑞是他多路之路上的绊脚石,今天上午在会议上刘海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和他叫板,更让张德旺肯定了这一点。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除掉刘海瑞,除掉刘海瑞,就意味着柳雪梅的根基被动摇了,接下来的事情办起来就会轻松多了。

    (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海南体育彩票4十1 www.hdqn.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